白小姐救世灵码|白小姐今晚特马生肖

青山為證 浩氣長存

——木里森林火災救火英雄群像

2019年04月05日 10:33:57
來源: 人民日報 作者: 記者 江毅 張超群 吳光于

  青山凝噎,邛海含淚。

  4月4日上午10點30分起,社會各界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首府西昌市,送別在3月30日發生的木里森林火災中犧牲的30位救火英雄。西昌市和木里藏族自治縣降半旗,為30位烈士默哀。

  30個家庭的父親、兒子、丈夫,為了他們視若珍寶的森林,為了肩上沉甸甸的使命,獻出了寶貴的生命。化為英靈,魂歸森林。

  熱血青春

  在烈火中永遠定格

  “老代,起床了。”

  4月3日早上,醒來的周振生習慣地喊了一聲,可回過身一看,旁邊床鋪空空的,曾經的室友、戰友、兄弟——老代,再也回不來了。房間里的沉默,宛如一把刀子一點點地扎人心窩。

  老代其實只有24歲,名叫代晉愷,是森林消防涼山支隊警勤排的新聞報道員。“你們負責沖鋒陷陣,我負責還原現場。”和隊友們一起無數次穿越火海的代晉愷,愛把這句話掛在嘴上。

  翻開代晉愷的微信朋友圈,從頭到尾主題幾乎都是兩個字:救火。

  3月2日:今年第11場火,開整!

  3月3日:有一種戰斗叫作“停不下來”,今年第12場!

  3月4日:一段視頻里濃煙滾滾、火勢兇猛、白日如夜。他寫道:什么叫遮天蔽日,第一次體會到煙把自己包圍的感覺。

  3月5日:一段在路上的視頻。“愷哥,又著火了!”換衣服,走人,今年第14場!

  ……

  4月1日,得知他在木里火災現場,記者發微信提醒他注意安全卻沒有回音……這個開朗小伙清脆的語音,再也聽不到了。

  涼山州森林覆蓋率超過45%,森林蓄積3.3億立方米,是四川三大重點林區之一,長江上游重要生態屏障。當地陽光充足,天氣干燥,每年10月底開始直到第二年6月初,都是森林火災的高發期。

  今年2月份開始,涼山干旱形勢明顯重于往年,僅2月份應急管理部接報處理的54起森林草原火災中,涼山就有18起,占全國1/3。

  就在十幾天前,記者還曾走進森林消防涼山支隊西昌大隊采訪。老成穩重的政治教導員趙萬昆領著我們進的營地,記者依然清楚地記得他說過:“這里都是準軍事化管理,以軍人的標準要求專業化和職業化,但小伙子們很多都是‘95后’,容易害羞,你有啥想問的就問吧。”

  22歲的周鵬是個笑起來很靦腆的清秀小伙,已經是西昌大隊四中隊一班的副班長了。為了當好一名消防戰士,他克服了自己的恐高癥,和隊友們分別背著約15公斤重的裝備,穿行在六七十度陡坡的深山老林。“為了消滅森林火災,再大的困難都要克服。”

  同樣22歲的丁振軍說,森林消防對體能和技能要求非常高,隊員每天除了通過跑步、器械練體能外,上下午還要訓練兩次專業技能。“從去年到現在,很多地方一滴雨都沒下過。有時上山隨手摘片樹葉,一搓就粉碎。今年是涼山火災最多的一年,為了大家的安全,咬牙我們也要上。”

  高高大大的陜西人高繼塏是西昌大隊四中隊的中流砥柱。1993年出生的他是四中隊三班班長,穩重少言,談起“打火”卻頭頭是道:“森林防火全部都是林地、草原,很多地方人跡罕至,只能步行,最久的一次我走了十幾個小時。經常滅火后坐在車里就睡著了,睜開眼睛發現又到了另一個滅火點。”

  有次火災發生在春節,高繼塏因此沒來得及回家多陪父母幾天。“我不怕苦也不怕累,就是有時候想回家看看他們,但我們肩負全州的森林滅火,這是我的使命。”

  臨別時,記者還和他們約定再找機會來采訪,可萬萬沒有想到,趙萬昆、周鵬、丁振軍、高繼塏,這竟然是記者與他們見的最后一面。當得知木里森林火災有30名撲火人員失聯時,記者抱著一絲希望翻開采訪本,找到周鵬親手寫下的電話號碼撥過去,電話那頭傳來的只是冰冷的語音提示……

  此次木里森林火災,風向轉變和罕見的“轟燃”,讓西昌大隊遭遇慘痛損失。活著回來的四中隊消防員趙茂亦說:“撤離時山溝里有一棵倒下的大樹擋住了去路,直徑有2米多,很難爬過去。我們的撲火服一般火要烤四五秒才會有感覺,但當時就像熨斗直接在身上燙。”

  大火在身后追,逃出的戰士們回頭嘶喊,卻再也沒人答應。趙茂亦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隊里最小的王佛軍,他還不到19歲。

  “這幾天做夢都聽到他在喊‘班副,拉我一把’。”說著說著,趙茂亦把頭扭向了一邊,“還有中隊長張浩,當天他是唯一一個背水槍上去的,遺體找到時,還背著一把燒焦了的水槍。”

  采訪中,記者在戰士們的手機上看到過一段視頻:幾十位消防戰士對著森林大火喊道,“兄弟們上!盤它!”現場火勢很大,但是在場的戰士們沖進火海里,沒有一個人退縮,火焰照亮了一張張流著汗水的年輕的臉和一雙雙亮晶晶的眼睛。

  視頻的拍攝者,是代晉愷。

  再也不見的“月亮”

  眷念著這片森林

  “達瓦哥,一路走好!我們將懷念、繼承和發揚您忘我工作、勇于擔當的精神,守護好這片原始森林,守護好我們的家園……”4月2日,木里縣林草局副局長劉興林在朋友圈里寫下這樣的話。

  “達瓦”在藏語里是月亮的意思。這場大火中,年僅48歲的木里縣林草局局長楊達瓦壯烈殉職。消息在全縣傳開的那天晚上,天空星稀云薄,卻看不見月亮。

  “達瓦訥于言敏于行,林學專業出身,每次‘打火’都是沖在最前面,沒想到他以這樣的方式回歸他熱愛的森林。”木里火災前線指揮部指揮長、木里縣縣長伍松聲音哽咽。

  今年2月,木里縣三桷椏鄉發生過一場森林火災,楊達瓦帶人前往火場,歸來時已經是5天后。“回來時達瓦腳上一雙黃膠鞋連鞋底都磨穿了,腳也磨爛了。”劉興林失聲痛哭,“他本來是要趕到西昌去開會,結果連夜趕去火場。這么多年,他永遠都是匆匆忙忙,事事在前,沒想到這一次再也回不來了。”

  楊達瓦畢業于西昌林業技校,畢業后到木里縣林業局參加工作。此后,他的命運就與森林緊緊系在了一起。2008年,楊達瓦調到麥日鄉任武裝部長。

  麥日鄉是木里縣的森林大鄉,森林防火任務非常繁重。木里林業局專業撲火隊隊員李龍忠說,每當起火,撲火隊和當地干部就要第一時間奔赴火場。

  “有一次在火場上奮戰了5天5夜,大火撲滅后我們跳到河溝里洗澡,河溝水都被染黑了。當年達瓦在鄉里分管森林防火工作,一有火情,就和撲火隊一起沖到前面。”李龍忠說。

  4月2日,楊達瓦犧牲的消息傳到他曾經工作過的李子坪鄉白草坪村,村上哭聲一片。

  “沒有他,就沒有我們這里的村道。現在村里變化大了,我經常給他打電話想讓他回來看看,可他太忙了。”村支部書記何楊清幾度哽咽。

  “我再也報答不了達瓦鄉長的恩了。”彝族村民何拉體泣不成聲。因為孩子患有強直性脊柱炎,家中生活艱難,楊達瓦在鄉里工作的那些年先后資助過何拉體好幾千元。“那時候他一個月工資也就2000多元。我們鄉彝族、藏族、蒙古族、苗族都有,不管誰去找他,他都會站起身迎接,客客氣氣的。”

  楊達瓦總是那么忙,可是回家的時間再晚,82歲的老父親也會坐在客廳里撥弄著念珠、轉著經筒等他。然而這一次,他再也等不到兒子回家。

  他們是英雄

  我們滿懷敬意

  不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,很難理解木里人對森林的依戀和對滅火的執著。木里縣森林資源極為豐富,被稱為“長江上游生態之眼”。對木里人來說,大山和森林,是他們的衣食父母,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。

  今年38歲的木里縣雅礱江鎮中鋪子村村民龍生從20歲就開始“打火”了,身后的那片森林,是全家收入的主要來源。龍生說,每個鄉都有“打火隊”,一有火情村村要出人,這是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村規。

  3月31日晚上,渾身是傷的龍生從火海死里逃生,聽到有那么多消防指戰員犧牲,皮膚黝黑的漢子紅了眼圈,不顧身上的傷勢,不管腳上已磨爛的膠鞋,執意上山尋找遺體。“他們是英雄,我們滿懷敬意。木里人與森林消防隊員親如一家人。”

  木里火災,30名救火英雄犧牲,全國人民為之痛心。

  4月2日凌晨1時20分,第一批轉運的23具犧牲人員遺體由救護車運送至西昌市殯儀館,早已等候在街道兩側的市民手里拿著菊花,哭泣著喊出:“英雄,一路走好!”數百名退伍老兵,唱著軍歌送別戰友。62歲的退伍老兵王光才眼含淚水靜靜地放下一束鮮花:“祝這些戰友一路走好,人民不會忘記你們。”

  人們自發在殯儀館路旁的樹枝上掛起大大小小的白色紙花,一位中年女性一邊掛紙花,一邊啜泣:“他們為了國家的財產把自己的生命留在山上了。里面沒有我相識的人,但是我的心好痛。”

  殯儀館入口處放了五個大水桶作為臨時獻花點,每過一會兒就被裝滿重換。大塊頭的彝族漢子孫拉坡就在殯儀館工作,一邊整理大家放在桶里的鮮花,一邊不時悄悄擦拭眼角的淚滴。“我的心非常痛,他們是英雄。這么多人來送英雄,我真的非常感動。”孫拉坡告訴記者。

  4月4日上午,西昌市民早早地來到了火把廣場。通往悼念儀式現場的道路兩邊擺滿了花圈,花圈的盡頭掛著黑底白字的橫幅:沉痛悼念在四川木里森林火災撲救中英勇犧牲的烈士。綠色的背景墻上掛著烈士們的遺像,那是森林的顏色。

  37歲的張軍是西昌大隊大隊長,1999年入伍以來累計撲火超過150次。4月2日凌晨回到隊里,張軍一下車就與留守的戰友相擁而泣。“教導員犧牲了,戰士們現在把我當作這個大隊的支柱。我不能倒下,我們肩上還有使命。”

  (新華社成都4月4日電 記者江毅、張超群、吳光于 參與采寫記者齊中熙、軒玉玨、張海磊、蕭永航、劉坤)

標簽 - 木里縣,森林蓄積,天空星,森林火災,月亮
網站編輯 - 孫思清
白小姐救世灵码 醉品茶集赚钱 AG夏日营地平台 斗鱼主播有多赚钱吗 赌不贪一天赢100可以吗 北京pk拾计划app 快3高手遗漏数据分析 在磁器口摆摊赚钱吗 法甲 吉林快三软件自动 黑红梅方打几门比较好